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学院概况 | 党政工作 | 教学工作 | 科研工作 | 学生工作 | 学科建设 | 队伍建设 | 社团活动 | 制度建设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社团活动>>悦读书屋>>正文
 
书·恋
2014-11-06 10:49 吕宏 原外国语学院学生;现辽大研究生在读   (点击: )

 

女子爱书,常迷恋一尺书卷所带来的那一份馨香与宁静。而最初的我,恰恰相反,只钟情于书中的喧闹。

乡下的孩子是热闹而欢乐的,但是如果你是一个被父母以学习为由终日关在屋子里的孩子,那么你会发现,洒进屋子里的阳光都不再跳跃。淘气的年纪,不可能甘于窒息在枯燥的教科书里。于是,我手边能接触到得所有存在文字的非教学的东西就成了我唯一的精神寄托。所以,最初的我十分迷恋书中美丽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我平淡的生活变得绚烂起来。从此,每一个不用上学的白天和晚上,我都会靠在窗口品味书中的喧嚣,来快乐我寂寞的童年。就这样,我和我的书开始了我们甜蜜的初恋。

但是,成长的来临时如影随行又无法抗拒的。那几本翻烂了的童话逐渐无法满足我长大了的思想。

初中的时候,开始沉迷于名家的那份厚重。我开始寻觅一个前所未知的世界,那个世界里存在一个有着黄包车和车夫的地方、一个有着尼摩船长和电鳐的海上、一个长着何首乌飞着云雀的墙头、一个住着潇湘妃子养着富贵闲人的宅院。那段时光,看书成为我的了习惯。那穷困的日子里,没有资本去任何可以娱乐的地方。没去过公园,没去过海洋馆,甚至都没去过大一点的像样一点的书店,我有的就是一本本或新或旧的从老师同学那里借来的书,真的是素年锦时。

可是,就这样一段平乏的流年,让我跟文字结下了一段尘缘。从此,书和文字就融入了我的骨血,俘虏了我的精魂。我爱书,爱它给我带来的那份氤氲着厚重灵魂的文化底蕴。

高中时,课业的繁重,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全神贯注的深入到一本厚厚的书里。我不能辜负父母那热切的盼望,我无法心安理得的拿着他们的血汗钱去任性的做我自己。然后,我就只能在一天的定语从句、三角函数之后,带着疲惫的大脑,在睡前和我的书温存一番,就好像两地的情人经痴痴的守候终得团聚后的温柔絮语。呵,我的书开始转移阵地,从家里的书柜转移到了宿舍的枕边。手中的书薄了起来,也轻了起来。鲁迅换成了张爱玲,凡尔纳换成了韩寒、郭敬明,其实更多的时候,还是看一些杂志。因为,我要做到不能让自己放不了手。那时候若沉迷了什么,就是罪过!

这三年,我跟书真的恋的很苦呢。幸运的是,我根本没有时间觉得苦。一书一世界,也正是这些轻松的书,让我的青涩的青春在躁动的时光里宁静如水的接受着高考的洗礼。淡淡的书香就是早恋时节让我一直沉醉的水晶一样的纯净而朦胧的爱情。

如何能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节,一直是追求真挚爱情的人们最想要的故事情节。但是我却真的在我最美丽的童年遇见了我今生最应该遇见的恋人,这又岂是在佛前求个几百年就能得到的恩赐。从童年执子之手,今生许诺死生契阔,与子成悦,这种一生一人的坚定不渝除了那半亩方塘还有什么能够配得起。也许今生,恋人的玫瑰也只能是我与书的第三者。

铅华淡淡妆成.红姻翠雾罩轻盈,书犹画,犹景,犹那淡扫蛾眉的红妆。就像那云雾里隐约的藕臂纤手巧提纱裾,美轮美奂,神秘而迷人。我对书的恋,一如最虔诚的信徒去瞻仰他们心中的神,永远无法占有,却必须一直追寻。只愿,我能走的更快一点……

关闭窗口

沈阳大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