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学院概况 | 党政工作 | 教学工作 | 科研工作 | 学生工作 | 学科建设 | 队伍建设 | 社团活动 | 制度建设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社团活动>>悦读书屋>>正文
 
夜游地坛(马楠)
2014-11-20 08:47 马楠 12英语2班   (点击: )

 

去北京游玩的第三天,把明媚的阳光送给了天安门、故宫这些地方,而把黑夜的眼睛寄给了地坛。

在去地坛之前,他在我的印象中只是个地标性建筑,与我的生活并无过多的交集。他只是他人的地坛。现在回忆起来,他也可算是我的地坛了吧。在不熟悉的城市经历了一天的疲乏,在人山人海中走马观花地逛了无数著名景点之后,朋友,一起说去地坛看看吧,在北京待了这么久,还没看到过地坛呢。于是我们来了。

因为不熟悉,找他确实费了一番周折。在马上要放弃的时候,好心的大爷说,前面不就是了嘛。哦,夜色中那片黑黝黝,就是了呀。忽然莫名地有了一种对他的熟悉感。

只花了两元钱的门票就踏进了地坛公园。夜晚的地坛不同于其他的景点那么喧哗,他就静静的,静静地呆在那里。走在小道上,相邻几米就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圆圆的灯罩投射下一个个圆,好像相隔几米就有一个个圆圆的舞台。四周几乎没有人,寂静的夜里只有我哒哒哒的皮鞋声,我们的影子就在那条小路上长长短短地交错。对夜的恐惧顿时让我戒备,不停提防地瞥着四周,生怕从黑暗中窜出一个人来。就这样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到了大路上。地坛有两条十字交错的宽阔的道路,正通向地坛中心。走在大道上,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抬起头才发现那晚的月亮朦朦胧胧,在薄云之间穿梭,撒下柔和的月光。在这样的戒备与安然之间,在幽柔的月色之下,转眼我们就走到了方泽坛,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地坛。太晚了,一饱眼福的机会是没有了。透过木门,依稀看到了中间有一个坛。沿着红色的围墙走,在石砖踏出清脆的声响,有种时光交错感。一时感觉自己到了清朝后宫,清冷的夜到处弥漫着深宫女子的孤寂苍凉。一时又觉着自己和史铁生应该踏着同一块石路,摸着同一块围墙。史铁生曾在书中写过,地坛的每一条路上都有他轮椅的足迹。他在这里度过无数个日子,他在这里思考自己的未来与痛苦,他在这里叛逆,他在这里缅怀。他的痛属于白天,痛并思考着。我在地坛的夜里回忆他描写过的他的世界,也思考着我的未来与过往。

走累了,和朋友坐在道边的椅子上,怀念起在家的日子。总觉得自己没长大,却在离开家之后瞬间长大了。想起我们曾因为想脱离父母的管制的叛逆心里,总是玩耍到半夜才回家,看到母亲生气的坐在椅子上,眼睛里泛着血丝,心里还窃喜。大学报考的时候也选择了离家远的地方。现在才发现,玩到很晚却不会有人嘱咐我早点回家是多么孤单。也开始明白没父母的地方就不是家,有他们的地方就是故土。于是给父母挂了电话。他们正在家看着晚间电视剧,唠叨着要我注意保暖,注意饮食。一股暖意从心里往上涌,一不小心湿润了眼睛。此时,地坛仿佛更加寂静了。先前对夜的忐忑已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地坛带给我的知遇感。他不再只是清寂的地坛,我在他的清寂里感觉到自己的温暖,这温暖也仿佛传递给了他沉默的存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心里与他说着话,关于亘古不变的亲情,关于人的痛苦与成长,关于那即将来临的无数白天与黑夜……

当晚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我回家了,走在东风路上,华灯初上。梦里我闻到了槐树的香味,看见枯黄的落叶,也看见雪花飘舞。在这有些混乱交错的季节里,我远远地看到了家的窗户,一群熟悉的人在那里等着迎我回去。

关闭窗口

沈阳大学 版权所有